欲秋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7章 想好了吗?

第17章 想好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从澜山会所,到羲和酒店,陈宗辞只用了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十分钟里,他抽了十一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烟灰飘的车里到处都是,还不小心飘进了周稚京的眼睛里,她揉了一路的眼睛,把眼睛揉的红彤彤的,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羲和是位于景区附近的园林式酒店,这个点,沿湖这条街,车多人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指示牌显示,车位已满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转了一圈,才找到车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停好,坐在车里,等周稚京化妆,似乎一点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再抽烟,只是不停歇的玩打火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盖子打开又合上,啪嗒啪嗒,一下又一下,落在周稚京的耳朵里,敲击在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握着眉笔的手紧了紧,明明已经全神贯注,可还是不小心错手,画出了界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赶忙用湿巾纸擦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火机的声音消失,周稚京立刻道:“很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伸手过来,拿走了她的眉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整个人顺着转过去,眼里的惊慌藏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顺手勾住她的后颈,将她拉到身前,垂眼看着她,说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眼睫微颤,她的手无处安放,只能压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呼吸扑簌簌的落在她的脸上,湿润温热,夹杂着薄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开着灯,凑的近,隐约能看到他脸颊上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向来注重脸面,被甩一巴掌都没脾气,得多喜欢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只瞥了一眼,就垂了视线,想要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握住她的下巴,强行抬起,视线落在她修剪整齐的眉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眉毛生的挺优秀的,这让她省了不少功夫,只要稍微加一点眉头和尾就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的长相不算明艳,但非常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她,干净的就像一朵纯洁的小白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蹂躏,就会碎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认真的帮她描绘眉毛,音色淡淡,问:“想好要怎么从我手里拿走证据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这个角度,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嘴唇偏薄,唇形有些锋利,带着棱角,唇色偏淡。她不由想起在泳池里,他用这张嘴,强吻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咽下口水,说:“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你还有时间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眉毛画完,他松开手,眉笔在他指间转动一圈后,递回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接过,她飞快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眉毛,没什么大问题,男人会画眉毛,多半是风月场里的老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专心补上口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弄了一下后,就跟着陈宗辞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点大概是碰上宴会散场,里面出来的车和人都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紧步跟在陈宗辞的身后,他走的有点快,周稚京跟的有些费力,但还是牢牢跟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宴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席已经散了,周稚京看了眼门口的布置,好像是小孩的满月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工作人员见到他,领着他们去了二楼的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,里面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坐在沙发上谈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位上坐着一个鹤发老人,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进去,礼貌叫人,“霍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真是掐点来,我小曾孙都睡了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冲着周稚京伸手,她将礼盒放在他的手上,“您见谅,奶奶问起,您可帮我兜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老爷子跟老太太多年老友,两人一起打过江山,如今退下来,不比儿孙多优秀,只比谁子孙繁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霍老爷子第一个曾孙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特意让陈宗辞替她来参加人小曾孙的满月酒,变相催婚催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霍老爷子的目光从周稚京身上掠过,“序秋怎么没跟你一块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老爷子收下礼物,让人递了杯酒过去,“没用的东西,这都多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没接那酒,周稚京上前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抱歉道:“来的时候序秋让我别喝,一会还要陪她跑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臭丫头,来了也不进来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没接这话,只说:“我让我助理替我喝了,霍老您饶了我这次,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把锅甩给了林序秋。

        霍老爷子哼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没多想,就将杯子里的酒全喝了,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霍老爷子的长孙见着这架势,嗤笑了一声,说:“小老三,你知道这酒里加了什么料吗?你就叫人家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紧跟着,又是一杯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统共两杯,专门准备给陈宗辞和林序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:“要不,我怎么带个人过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目张胆的跟着林序秋一起唱反调,谁不说一句,陈宗辞维护宠爱林序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杯,周稚京也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只是来完成一下任务,并未久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酒店,周稚京感觉不对劲,抓住他的手,“这是什么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有点热,不是因为天气热的那种热,心里像有一团火在烧,很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漫不经心的说:“不知道。只听说霍老爷子找来的生子秘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拧着眉毛,听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还勾着他的手腕,没有收回。皮肤贴在一块,能明显感觉到她在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酒的酒劲大,加的料又多,反应自然也大。周稚京脸颊红扑扑的,眸光潋滟,懵懂的欲,更加的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由着她的手,继续卡在他的手腕和腰部的位置上,问:“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稚京的脑子一下转不过弯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的距离一下拉的很近,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学着她的语气,重复她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深潭一样的眼眸里,像是藏着恶魔,要冲出来,将她抓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有种被锁住喉咙的感觉,这种感觉,从他说证据在他手上开始就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挣不脱,逃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一步,手从他手腕上抽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眼神瞬间变得凌厉,“你以为你主动去招惹秋秋,我会轻饶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往前一步,“既如此,她不肯的,就你来替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转身想跑,被他一把扣住了手腕,轻而易举将她摁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就这样把她锁在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车边抽烟,隔着墨色的车窗,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震动,他点开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十点整,从销售部的工作群里传出来的照片。周助理那边流出来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是‘陈靖善’的艳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