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秋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5章 捉奸

第15章 捉奸

        濒死的感觉不好受,周稚京觉得冷,这种冷是从地底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脚踝,她的手腕,她的腰。被看不见的冰冷锁链缠住,将她往下拖拽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带着温度的声音,在这一刻,有着极大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眼,朝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有尚未消散的恐惧和无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神明明在求救,可她的嘴巴闭的死紧,一个字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裹紧身上的浴巾,咬着牙站起来,步履蹒跚,背影坚决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慢慢站起来,没有回头看她,眼底生了不易察觉的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对会所的内部结构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找个人问问,可走了半天,也没碰到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敢乱走,生怕碰上不该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她看到前面有个更衣室,设在公共区域,想来应该是员工更衣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多想,快速过去,她本就没什么力气,行至门边,双腿一软,人挨着门倒下,连带着门也跟着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摔在地上,一抬头,便瞧见两个衣衫不整的男女,正在行苟且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尖叫着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男人站在原地,在看到地上女人的瞬间,眼底升起勃然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扣紧皮带,一把将周稚京拽进来,并关上了更衣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可惜,那女人闪的太快,周稚京没看到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挣开男人的手,可惜没挣开,说:“不劳姐夫帮忙,麻烦放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踪我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周稚京神色坦荡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略略稳定情绪,视线上下打量她,最后落在她露在外面的腿上,大腿上有可疑的手指印。可以想象,男人有多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注意到他的眼神,忍着恶心,道:“帮我联系一下桑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嘴角一扯,收回视线,一边系衬衣扣子,一边说:“我有什么义务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偷吃,就不怕我捅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捅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吃定了陈雅雯离不开他,那种自若的神态,让周稚京格外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冷静的说:“那市场总监的位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事儿,江津浩更气不打一处来,原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出的注意,给了他们三个同一个项目,一周时间让他们每个人出一份详细的市场分析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觉得自己的能力,还需要这样一个普通的项目来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理由怀疑,是周稚京在陈靖善耳边吹了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眯着眼,走到周稚京跟前,弯下身,双手压在她身体两侧,整个人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上还残余着恶心的气味,他突然动手,一把扯掉了她的身上的浴巾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比基尼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眉梢一条,轻哼:“京京,你现在这样子,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面色苍白,嘴唇绷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仿佛抓到了什么把柄,“陈靖善还不能满足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不动声色,“你尽管给我拍照,发给陈靖善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数秒后,是江津浩败下阵来,他不敢赌。他知道今天陈靖善也在会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直身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:“新来的那位企划部总监不是善茬,陈靖善若是想要在华瑞更有话语权,他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势力。你姑父现在可是将筹码都压在了他的身上。京京,个人恩怨是小,坏了大局,对你也没有好处。你总不希望自己攀附的,只是一个傀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扯过浴巾,重新裹住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打了电话,让人联系了桑晚过来,等的过程中,他就坐在附近的真皮沙发上抽烟,眼睛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衣室的门被人叩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藏了起来,周稚京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站在门口的不是桑晚,而是陈雅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化了妆,穿了一条并不合身的裙子,隐约还有当初的风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药物,让她的身材走样的太厉害,原本精致的五官,都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一下子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的眼神很明确,她是来捉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突然想到,她为什么那么好心,把车拿给她开。她其实是在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周稚京开口,江津浩主动走了出来,说:“雅雯?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眼眸微颤,整个人开始发抖,脸部肌肉开始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猛地扭头,恶狠狠的瞪了江津浩一眼,他是想护着里面的那个女人,才故意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周稚京想要辩解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不由分说,一把揪住她的头发,狠狠的将她从里面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朝着周稚京的脸抓过去,目的明确,她要毁掉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闹出的动静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边的几个房间都是会所重量级客人的私人更衣室,每个更衣室都隔的很开,做到绝对的隐私,互相不会碰到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不知道,误打误撞就进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私人更衣室就在这附近,他穿戴整齐出来,就看到拐角位置闹成一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的电话进来,大抵是催促他快点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接起来,那边就响起女人尖锐刺耳的嗓音,“周稚京!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注意都打到你姐夫头上来了!贱人!我今天要扒了你的皮,让你以后再也不能用这张脸去引诱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的声音戛然而止,显然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站定,能看到周稚京被那胖乎乎的女人压在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默了几秒,问:“小叔要亲自过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没答,只提醒他:“序秋要走了,她很生气,喝了不少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从人群里突兀的溜出来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会所工作人员的衣服,低着头,走的飞快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挂断了电话,面色略微沉下来,“陈筱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叫到名字的女人一顿,抬头的瞬间,她惊了一下,“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