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秋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4章 要求我吗?

第14章 要求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去,帮我把泳裤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手掌托着周稚京的后脑,在她耳侧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紧贴在一起,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还在缺氧状态,她眼眶泛红,呼吸都还未完全顺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虚浮的搭在他的手臂上,心跳和呼吸声在耳边交错演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更像一个炸弹,在她凌乱的思绪中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甚至来不及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倒数两个数,手掌压在她的头顶,他的眼睛盯着出口的位置,身影出现的瞬间,将周稚京摁进了水里,顺便在她耳边说:“还想当我婶婶就照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周稚京听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整个人进入水中,陈宗辞将她牢牢的圈在身前,腰腹压紧她的胸口,不让她随意乱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指令印在脑子里,两句话交错反复出现,她的手摩挲到泳裤的边缘,天人交战的瞬间,她用力往下拉。脑袋转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索性,这种时刻,她也想不了那么多。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闭气上,只希望岸上的人快点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泳池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扫视一圈后,问:“京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带了会所工作人员过来,已经问清楚了经过,确实是带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并没去看林序秋,她抱着胳膊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,那晚上吵架后,两人就没再互相联系过,还处在冷战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林序秋明知道他在的情况下,主动过来,也算是给了彼此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不疑有他,让工作人员去桑晚那边看看,旋即走到池边,冲着陈宗辞伸出手,说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陈宗辞跟林序秋之间有矛盾,只知道这两人是家里长辈眼里不可能分开的一对,近期已经开始商讨订婚的事儿。因为老太太身体欠佳,想要看陈宗辞成家,想抱曾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穿。”陈宗辞面不改色的回答,目不斜视的看着陈靖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站的近,自然能看到漂浮在水面上那块可疑的浴巾,还有陈宗辞附近的池面漾开的浅浅波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似乎并未察觉异样,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序秋哼了一声,“你不想应付我,可以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这才侧过脸,看向她,故作诧异,“哦?你也在啊,不好意思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序秋立刻转身,才走到门口,又扭身回来,直接抬脚踩下去,高跟鞋的后跟卡在他的锁骨上,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脚下隐隐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抬着眼,与她对视,即便是下位,他的气场丝毫没被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暗自较劲,僵持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站在一侧,不参与两人的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序秋抿着唇,火冒三丈,“你要么现在上来,要么以后就别来找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丝毫不惧,眉梢一挑,似笑非笑的问;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序秋收回脚,傲慢的说:“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,当她余光看到池面上飘荡着的,疑似泳裤的东西时,脸上一热,“变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扭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在水下闭气最高记录能有多久呢?周稚京不知道,她只觉得自己再不呼吸,就要死掉了,胸口开始发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脑子里都已经开始闪回她的过往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幕一幕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指无意识的用力,掐着陈宗辞的腰,身体已经开始本能的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水面荡起更多的波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神色不变,说:“可能要麻烦小叔去帮我安抚一下,顺便让人送一套衣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也没多言,朝着林序秋走的方向跟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一走,陈宗辞立刻将水下的人拖起来,但人已经陷入溺水状态,双眼紧闭,脸色近乎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人软弱无力的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人弄上去,也顾不上那么多,跟着上岸后,给她做了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吐出来的瞬间,周稚京就苏醒过来,睁大了眼睛,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模糊视野中的人,让她的身体本能的靠过去,用力抓住他的手,仿若抓住了救命的稻草,低喃着喊了一声,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哭腔,委屈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她的手就被人拉开,耳边响起男人没有温度的声音,“蠢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意识逐渐清晰,只是人还有点木讷,浑身发凉,四肢还是软的。她躺了一会,才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将湿哒哒的浴巾围在腰上,拿了椅子上干净的浴巾,回到她跟前,将浴巾丢在她手里,“有力气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缓了一会,低着头,用浴巾裹住身体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提醒道:“给你的时间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有点缓不过劲来,她整个人都还在发抖,她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体力。可她也清楚,如果不想被人发现,她必须立刻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会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陈宗辞蹲下来,问:“要求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