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秋中文 - 科幻小说 -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在线阅读 - 第424章 传送(求月票)

第424章 传送(求月票)

        玄天山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位修仙者在议事大厅之中,都是神色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等真的要搬迁?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筑基长老站起身:「纵然上次兽潮,我等靠着老祖与大阵,不也撑过来了么?为何这次就要退到万岛湖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本次兽潮,不同以往的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掌门此时又换成一位吴姓筑基修士,咳嗽一声道:「青木宗与夷陵谷都已经搬迁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之时,他心中也在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虽然能走,但灵脉搬不走,还有灵药园中的许多灵药,这一采摘,可就彻底损失了继续成长之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算一路之上的损失,与到达万岛湖之后的生计问题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桩桩、一件件,都代表着大量的资源支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哼,青木宗并没有结丹老祖坐镇,至于夷陵谷…人家本来就是万岛湖的,但我等前去,人生地不熟,搞不好连二阶灵脉都混不到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位筑基长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以老祖的面子,二阶灵岛还是没有问题的,我记得本门不是有言姓一脉的弟子,与灵空岛言家颜也有渊源的么?大可以去借住一二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女性筑基修士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,倒是十分支持搬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座修士都不是奇人,但宗门大义摆在那里,纵然心中千肯百肯,一开始还是必须先抗拒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掌门看到这里,心中也是营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有一丝希望,他也不愿意放弃玄天山脉,但这一次的兽潮实在太可怕了,据说不仅有数十头三阶妖兽,幕后甚至可能存在化形大妖!

    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不去万岛湖祈求三国盟盟主庇护,又能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跟玄天宗这种还需要集合长老讨论不同,那些筑基级别的家族、宗门乃至炼气的小势力、散修…则是早已抛下一切,向万岛湖区域避难如果从高空俯瞰的话,就会发现伴随着兽潮,三国修仙界都往万岛湖开始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岛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快…上船!」一行修仙者形色匆匆,想要登上一艘大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鹰啼!

        嗖!一道黑色遁光浮现,现出其中一头庞大无比的黑色雄鹰恐怖的三阶妖兽气息溢散开来,甚至令炼气期的修仙者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唳!!

        羽毛森冷若铁的大鹰一个盘旋,就要俯冲而下饱餐修仙者富含灵气的血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啾啾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一寸青色的火焰浮现,青火鸾丛湖面之上飞来,带着一道道青焰流苏,翅膀扇出青色火焰,喙子狠狠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团青鸾火直接将此黑鹰的妖风击溃,继而青火鸾修长的喙子,便啄在黑鹰的铁羽防御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半空之中,巨大的黑鹰尸首落下,无数羽毛飞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盟主的灵兽!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名青年见状,不由兴奋大叫:「是盟主派出灵兽来救援我们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满船修仙者都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鱼岛主当年龙凤拉车的威风,他们这些新生代修仙者可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几个老者模样的,暗自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翡翠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公子…已经按您吩附,将枫叶岛阮家、以及龙鱼岛亲近我们的人迁移到翡翠岛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钟红玉带着郑珊,在给方夕做着这段时日的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除些之外,三国修仙界的修主不断涌入万岛湖,一些低阶灵岛已经不堪重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以酌情开放枫叶、灵空、金龟、龙鱼等灵岛…但我翡翠岛就不收人了。」方夕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声嘹亮的凤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寸青色的火焰落在殿堂之内,从中浮现出小青的身形,小青张嘴一吐,一枚黑漆漆的妖丹便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上面夹杂着的新鲜血液与煞气,冷钟红玉都微微变色:「现取的三阶妖丹,已经有高阶妖兽杀到万岛湖了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接过妖丹,随意摸了摸,苦有所思地看向郑珊:「我听说…青木宗已经迁移至万岛湖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 郑珊连忙躬身:「我家宗主有感这次兽潮勐烈,早早开始准备转移,倒是损失不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青木宗没有结丹修士,身段其实很软,也没有玄天宗那么多包袱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如今兽潮将至,天下大乱…青木宗却连一位假丹都没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摇摇头,随手将妖丹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盟主,我」

        郑珊手忙脚乱地接过,感觉手都在颤抖,这一枚三阶妖丹陆青老祖当年想了,多少年了都没能获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却轻轻巧巧地落在自己手中了?

        「此三阶妖丹,便赐给你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方夕随意道,纵然炼化妖丹而成假丹修士,从此再无进步可能,但同样具备结丹初期的法力神通与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以郑珊的资质、心性…方夕感觉对方也结不成真正的金丹,那以假丹老祖的身份享受数百年威风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发走钟红玉与郑珊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夕起身,来到长青殿后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日以来,他一直没有放弃维修古传送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第二座古传送也接近修补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古传送阵之前,取出一块'虚冥晶」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月之后…一块块上品灵石插入凹槽之中,方夕双手掐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古传送阵之上亮起明亮的银色光芒,善然轰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成了!」方夕见此,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:「古传送对面的法阵也没坏…这一处可以使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当年没有搜魂老鬼,不知道此传送阵到底传送至何处」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是他当年手段不足,纵然抓到老鬼,也难以搜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那人隐藏太多秘密,手段无穷,能早灭杀还是早点灭刹为妙,不能给其一丝一毫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面对未知,方夕自然还是老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光一闪,穿着黑甲,手持化血魔刀,体内还藏着一柄神婴剑的外道元婴便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光以元婴,怕是有些不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外道元婴,方夕喃喃一声,继而一摸山海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具牛角怪人的炼尸走了出来,正是「玄火魔僵」!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方夕炼就外道元婴之后,这具堪比结丹中期的炼尸,便很少被拿出使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也是外道元婴需要一个载体,方夕才想到此炼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牛头人战士,出阵!」外道元婴来到玄火魔僵头顶,化为一寸乌光,落入其丹田气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非夺舍,只是短暂的附体操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方夕的主元婴已经强过外道元婴,不惧其短时间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外道元婴遗失或者被困在某地,本尊也可以前往红日界,然后瞬间降临其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方夕而言,魔道身外化身可能叛逃的大难题,简直跟不存在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这自然是诸天宝鉴的妙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玄火魔僵双眸之中浮现出一寸漆黑魔光,继而便大踏步向前,来到古传送阵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一

        路顺风!」

        方夕一扬手,一道法决打在古传送阵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银芒闪烁之中,玄火魔僵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一处似乎废弃多年的古建筑群,其大半都被黄沙掩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某间地下密室内,一座古传送阵之上骤然银光大放,一名牛角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这里是」外道元婴摸了摸自己的牛角,神识外放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而,玄火魔僵便宛若发现什么一般,来到一处岩石封死的大门之前,举起拳头,砰砰!几拳之后,无数碎石飞溅,岩石大门裂开,现出一条漆黑通道…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一道流光飞上半空,方夕眸子幽深,望着不远处万里黄沙莽莽,以及下方的断壁残垣,还有以前似乎存在过的绿洲遗迹,不由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居然是西漠修仙界?也算可以吧…反正只要不是中域,那便一切都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识扫过下方发现这里似乎曾经是一片人族聚居点,但伴随着绿洲的消失,早已被荒废多年,更无半点灵脉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整座城池都已经被黄沙掩埋大半!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此…倒是正好掩盖古传送阵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方夕随意选了个方向,开始飞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吹过万千黄沙席卷,宛若金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    沙漠之中,一支驮兽车队七零八落,几头驮兽身首异处倒在地上,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尸体的残缺,似乎经历了什么可怕之物的啃食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修仙者正驾驭法器,与一只只从沙丘中钻出的妖兽斗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妖兽类似土黄色的蚯引,但都有水桶粗细,脑袋上没有眼睛,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獠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钻地魔蚯太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用布包着脑袋,只露出一双眼晴的男性修仙者大喊:「你们先走…」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还未等他舍生取义,就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一道道漆黑火焰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钻地魔蚯那法器难伤的躯体,沾惹到一丝黑色火焰之后,竟然就噗得一下,化为灰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少女发出惊呼,又感受到方夕身上深不可测的法力,顿时变得恭敬起来:「多谢这位前辈救命之恩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