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秋中文 - 科幻小说 - 傻点能咋的在线阅读 - 一一四,水泡石头

一一四,水泡石头

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长和部下商量了一会做出决定:孙超,医生,护士,两个民工,别外派一个警察,护送于龙回去。他和另外二名警察,还有警犬,三名民工继续往前搜索,争取找到凶手遗体,这对破案十分重要。时间拖久了,万一下雨气味被冲刷,或者凶手遗体被野兽破坏,对破案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没有异议,立即收拾行装,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天前,搜求队出发后一小时,江峰护送江波的灵车也出发了,车队刚过石佛县城,景区收费处打来电话,孙大爪子带人强行接管了收费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人太多,我们顶不住,都受伤了。”一个保安汇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们已经尽力了,你们先回家休息,等通知吧。”江峰指示说。随即给主持工作的副总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副总正忙着,喘着粗气接电话。他正组织人员封锁五楼办公区,对江峰说:“我已经知道了,不想打扰你,就没给你打电话。五楼办公区已经上了锁,门用铁丝缠上了,你放心,说啥也不能让他们得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楼的楼梯口之前就装了铁栅栏,这次不仅上了锁,还用铁丝把门缠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峰想了想说:“这样?……行吗?你们也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总那边叮零咣啷直响,能听出来大家都在忙碌。

        副总说:“行不行就这样了,坚持一天是一天,就是不能让他痛痛快快得逞,我们商量过了,到了最后守不住,我们都辞职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峰被感动了,声音发颤地说:“你就全权负责吧。江波在天之灵会感谢你的,不过,一定要注意安全,不要出现伤亡,实在不行就撤,咱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总说:“我有数,你放心吧,我做了最坏的打算,总裁办和财务室的门,我都用钢筋焊死了,财务室的资料也转移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峰问了一句:“于龙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副总回答:“现在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峰说:“有消息立即告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和球球是第六天下午被发现的,第八天的中午救援队抬着他走出大山,立即被送进医院,急诊作了手术。医生从于龙和球球的伤口里,各取出了一枚猫眼大小的钢珠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龙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秀丽,秀丽正低头玩手机,一缕长发遮住了半个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秀丽听到动静,转过脸看着于龙,满面惊喜,问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活动了一下胳膊腿,对秀丽笑笑说:“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秀丽抿嘴一笑说:“傻样儿!你的胳膊腿儿,凭什么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想解释,却问了一句:“球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球球拖着伤腿,从病床旁边跳过来,汪汪叫了两声。于龙把手伸过去,球球舔了舔,于龙长出一口气,全身立即放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秀丽说:“喝点水吧。”随后用吸管喂了于龙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想起江波,痛苦地闭了眼睛说:“江总,真是可惜了,多好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秀丽问:“你嘟囔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扭过头说:“我说江总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秀丽叹了一口气说:“谁不说呐!江月像疯了一样,晕倒好几次。姓孙的太坏了,你不知道,他的人已经把收费处接管了,总部除了五楼,也让他接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问:“五楼咋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秀丽说:“副总带着几个人守着五楼,不让他们上去,正对峙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用力想爬起来,秀丽轻轻按住他说:“你算了吧。先把伤养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部五楼还在对峙中,副总带着财务部长,行政部长等八九个人,用最原始的方式守卫着总部五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孙大爪子带人先是强行接管了景区收费处,之后来到总部大门外,保安不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笑吟吟地对保安说:“咦!这不是闹鬼了吧?我是公司大股东,回自己的公司都不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支吾说:“我得请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阴沉了脸问:“请示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说:“请示江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呵呵一笑说:“就是江总让我来照应几天,这事没通知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在讥讽保安,保安红了脸,支吾支吾不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变了脸色说:“一个小保安,不知天高地厚,你是不想干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胆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接着说:“麻溜开门,还能接着看你的大门,不然,现在就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懵圈了,退到一边去了。马仔们立即上前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的人顺利进入总部大楼,上到五楼却遇到抵抗。刀疤脸带着人冲到铁栅栏前,大铁门让铁丝缠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副总带着七八个人,他们有的拿着椅子腿,有的往下泼热水,有的把优质的a4纸团成球,点燃往下扔,走廊里立即烟雾缭绕,人喊马叫,马仔们抵挡不住,只好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不认输,过了一会儿又冲上来,连冲几次都没成功。刀疤脸恼羞成怒,搜集了几个燃气罐,作成简易喷枪,这东西很吓人,点燃后咝咝怪叫,蓝色的火舌喷出一米多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开心地笑了,召集马仔再冲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仰靠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呵呵笑着说:“哎呀!老弟,急啥!别硬来。你想过没有,就算你冲上去了,能咋的?将来公司运营还得靠他们,尤其是财务,上次我关了他们两天一宿,死硬!”

        疤刀脸问:“那咋整?……跟他们玩儿嘴皮子?你把话都说到家了,他们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说:“老弟别急,没有泡不透的石头。他们没水,没电,没吃的,坚持不了几天,等着。过几天他们就乖乖地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想了想说:“草踏马滴!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采取“水泡石头”的围困战术。他在四楼搞了间办公室,召集集团中层开会,只有二个人到会,一个是保洁组长,一个是把大门的保安组长,这会没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把二个人和颜悦色地安慰一番,许了将来没打算兑现的好处。之后带着马仔们好吃好喝,坐等五楼的人主动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爪子又失算了,他围困总部的第三天下午,一队特警突然来到景区,威武的车队直奔医院,在医院周围布置了警戒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小时后,一架警用直升机降落在医院旁边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即有消息传出来,凶手抓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