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秋中文 - 科幻小说 - 傻点能咋的在线阅读 - 三十一,杀身之祸

三十一,杀身之祸

        吕刚这只东躲西藏的小兔子被苍鹰盯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龙要是跟吕刚比智商,说于龙是个傻子不过分。于龙勉强高中毕业,吕刚是名校的研究生,这就是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人生在世,光有智商是不够的,现实生活比书本上写的复杂的多,也光怪陆离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扛着黄金回家时,在客厅正撞见吕刚,吕刚看出那箱子特沉,问:“扛的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龙打个岔进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在客厅站了半天,想进去问个究竟,又觉得不好。回到房间就觉得蹊跷,因为他闻到了新鲜泥土的味道,暗想:难道箱子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有一种天赋,就是味觉和嗅觉超出常人的灵敏。到菜市场买鱼,他闻一下就知道是江鱼,河鱼,养殖的鱼,老板甭想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学的时候老师发现了他的天赋,说他适合做厨师或者品酒师,这两个行业需要味觉和嗅觉天赋。厨师这个职业吕刚看不上,品酒师需要机遇,他只能跟常人一样考大学,读研究生,最后只能去云山雾罩地卖房子。这个经历确实有点怀才不遇,他自视不是池中物,机会到来定能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星期天,孙超和于龙加班,秀丽去逛街了,只有吕刚在家,他又想起那个可疑的,带着新鲜泥土气味的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拿了两个烤鸡翅,喊了声:“球球,开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跟于龙学的,于龙下班时如果手里提着东西,只要这样喊一声,球球在里边就会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球球开了门就扑向喷香的鸡翅,吕刚却没马上给他,而是把他引到洗手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龙的房间很窄小,吕刚站在床前稍加观察,就判定东西在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挪开快递纸箱,拉出一个旅行箱,最里边就是那个可疑的箱子。吕刚拉了一下没拉动,太重了。调整一下方向,终于拉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撬开箱子那一刻,吕刚几乎惊叫出来,眼睛都直了,整整一箱黄金呢!那灿烂的金光让人眩晕,让人热血奔流,让人腾云驾雾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拿起一块,金块上字迹分明:1000克,99.99。往下翻看,共是五十块,天呐!他一个打工仔,那来的这么多金砖呐!

        仔细闻一闻,浓重的泥土味,一个判断在脑海生成,肯定是侥幸从土里挖出来的,只有这一种可能。真是想不到,这傻小子运气这么好,都说老天有眼,其实根本就是重度白内障嘛!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没加思考就取出二十块,发现太重了,两手捧不起来,又放回去十块,剩下十块,两手勉强能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既然来路不明,偷来的锣敲不响,我分享一点你也不敢声张,于龙,对不起了!我少分享一点,这叫见者有份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把一切恢复原样,抱着十块金砖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到单位,吕刚找个理由办了辞职,因为火车和公车都要安检,对自己来说反倒不安全,吕刚打车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家的当天晚上,吕刚偷偷把金砖埋在自家园子里的樱桃树下。第二天上街换了手机,换了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有钱了,世界这么大,应该去看看。吕刚当天下午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先飞到了西藏,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;第二站是西安兵马俑,那是阴曹地府的大门;之后是海南,青岛,苏州,杭州,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北京不能不去北戴河,去感觉一下“大雨落幽燕,白浪淊天”的豪迈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住进北戴河“360观海度假村”十八楼,站在阳台上可以眺望富饶的渤海,在烟波浩渺中体会“往事越千年,魏武挥鞭,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”的雄心伟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游览鸽子窝公园时,吕刚认识了一个中学生,两人很是聊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学生很谦虚,一口一个吕老师;吕刚读得是师范,继承了好为人师的德行,加上一路游兴高涨,满肚子的学问正要找个地方发泄,中学生的出现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晚上中学生请客,海鲜啤酒,古往今来,吕刚甚是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学生说他家是沈阳的,这几天有顺路车回去,吕老师如果也是那个方向,车上正好有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跟中学生相见甚欢,意犹未尽,说好搭车到沈阳。沈阳不是他的目的地,他已打定主意去大连,他在那儿有个同学,准备在大连买套海景房,隐居起来,读读书,喝喝茶,听听音乐,避避风头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学生所言不虚,果然有车来接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和中学生上了车,发现车上已经有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嗓音沙哑,别一个是光头,像社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稍作犹豫便上了车,他觉得于龙没这本事追到这儿来,而且,他也不一定敢报官,自己太多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车吕刚继续跟中学生诲人不倦地卖弄学问,偶然发现一个路牌写着:青龙。吕刚感觉不对劲儿,刚说:“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恭敬谦虚的中学生突然把刀顶在他的身上,凶狠地说:“老实点儿,乱动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驾驶座的男人翻身把一个头套罩在吕刚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第一反应是遇到抢劫了,哆嗦着说:“好汉饶命!钱,手机,什么都给你,我肯定不报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驾驶那个男人说:“闭嘴,不许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在一片密林里停下,吕刚被胶带捆了双手拽下车,有人从后边踹了一脚,他便跪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哑嗓子男人问他金子放那儿了。吕刚嘴硬,说没拿。

        哑嗓子男人:“我没问你拿没拿,问你放那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刚:“是于龙让你们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脚飞踹吕刚翻倒在地,又被提起来跪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哑嗓子男人继续问:“说吧,放那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打定主意,不能说。不说他们就不会杀自己,因为那样除了杀人罪,他们什么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哑嗓子男人仿佛猜到了吕刚的心思,劝道:“说吧,说了少遭罪,我们只为金子,不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感觉有人从后边捏住了他的小手指,小手指被冰凉的铁牙咬住,接着是一阵钻心透骨的疼痛,他感觉小手指末节被挤成肉泥,指骨像脆皮核桃一样咔咔碎裂成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一阵眩晕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在拳打脚踢中醒过来,哑嗓子男人问:“说不说,这样下去你十个手指,十个脚趾就全废了,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吕刚家的狗突然死了,有明白人说好像是中毒了。中午他妈妈在园子里起垄,发现樱桃树下的土好像被翻动过,问老头子,老头子说:“不是猪拱的,就是鸡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刚妈妈纳闷,猪进水来,鸡刨不了那么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后有警察找秀丽,孙超和于龙了解吕刚的情况,说他失踪了。最后出现是在北戴河北边的大山里,旧长城附近,在那儿用手机订了一张去新疆的机票,但没登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初步判断吕刚在游览旧长城时遇险了。警察的忠告是:世界很大,很精彩,但到处都有危险!

        于龙虽然有点傻,有点笨,但他还是感觉到吕刚的死与金子有关系,与哑嗓子男人有关系,这话说不出口,只能憋在心里。